多年传奇终落下帷幕 宫崎骏引退记者会问答录

多年传奇终落下帷幕 宫崎骏引退记者会问答录

多年传奇终落下帷幕 宫崎骏引退记者会问答录

最近给自己放了一个小短假,所有不少新闻都给落下了,这边就来补充点。宫崎骏的退休已经不仅仅是动漫界的新闻了,上周的的引退发布会也算是给世界了一个交代,显然宫崎骏是自己想休息了,所以他用自由来作为退休的理由。“生命诚可贵,爱情价更高,若为自由顾,两者皆可抛”,这两句大家都很熟悉,如今宫崎骏先生可谓真的自由了,不用为吉卜力的动画卖命了,也不用去创作什么了,过一个自由自在的生活,功成身退一身轻啊!

 

牛游戏网

 

开场发言:

宫崎骏:把“引退致辞”已经发给了诸位,会详尽回答各种提问。一句话,却多次引发骚动,或许会让人怀疑又来了,但这次是认真的。

铃木敏夫:有开始就会有结束。我的立场而言,因失败而退休很恶心,所以选在了《起风了》上映并得到支持的时候。这样会比较好不是吗。今后会怎么样呢,相信会有这样的疑问。正如大家所知,计划11月23日上映的高田勋导演的《辉夜姬物语》必须公映。暂时还不能发表接下来会有什么其它计划,不过可以告诉大家目前正在制作计划在明年夏天上映的电影。

 

牛游戏网

左:铃木敏夫 右:宫崎骏

当天到场的记者约有600人之众,除了日本国内以外,还有13个国家和地区的海外媒体人士,可见宫崎骏作品在世界范围内的影响之广。并且记者会总时间长度,达到了1小时40分左右,远远超过了预期。

正如宫崎骏在致辞中所表达的,自己年事已高,今后虽然不再做动画长片,但也考虑办美术展等工作,总而言之还会再战十年,无论如何,让我们一起祝福这位影响了许多人的童年甚至是现在的动画巨匠吧。

宫崎骏记者回答记者问(主要)

Q:请对孩子们说几句。

宫崎骏:如果有机会,看看我们的电影,或许能接收到什么信息。

Q:引退之后想做什么吗。

宫崎骏:正如致辞上所写“我自由了”,也有了不做的自由。只要能开车就会每天去工作室,做些想做的事情。但是如果就这样约定什么,之后可能会爽约,所以不能说。请大家理解。

 

牛游戏网

 

牛游戏网

 

牛游戏网

 

Q:计划制作《风之谷》的续集吗。

宫崎骏:不会。

Q:请对韩国粉丝说句话。

宫崎骏:只是看电影就能理解,所以并没有因为语言产生障碍,这次的电影也看看吧。很感谢来自各国的诸位。《起风了》描写的是日本军国主义走向破灭,对于各种各样的疑问,要怎样去回答呢,就是这样而制作的电影。看了电影就会明白了,因此希望大家掏钱去看看电影吧。

Q:有关今后吉卜力的电影。

宫崎骏:没有。

Q:这次和以往的引退宣言有什么不同吗?

宫崎骏:《起风了》距离《悬崖上的金鱼姬》已经五年了。这期间创作剧本、描绘漫画、制作吉卜力美术馆的电影短片,用了5年。开始考虑接下来的作品,5年时间不够了对吧。那么下一部作品要6年还是7年呢,再有3个月我就73岁了,然后再过7年就是80岁。之前和作家半藤利一先生见面聊天,已经83岁高龄的他依然背脊挺直,是一位好前辈。还想再工作10年,但并不想延续目前为止的工作。我的动画长片时代结束了,想要做的也成了“老人的迷惑”。

Q:决定引退的时机?

宫崎骏:跟铃木先生说“已经不行了”,回我“是吗”。成立吉卜力的时候,确实没有想过会工作这么久,辞了很多次,却依然在继续……这次是真的产生了一种“下次可能要花7年了”的现实感。

铃木敏夫:我也记不太准确了,《起风了》的初版试映是6月,宫崎先生说的确到现在已经有许多作品而这是最后了,虽然有过很多次(引退宣言),具体都忘了,但今次是真的的感觉。我自己从《风之谷》开始到今年也已经30年了。这期间发生了许多事情,也说过很多再也没办法做下去了的话,30年来我始终有摇摆得很厉害的紧张的弦。我很安心,而先生很辛苦。不过,接下来的《辉夜姬物语》是必须去做,所以又一次绞尽脑汁中。时机的话,考虑着何时跟大家说明比较好,但首先是工作室的一员,所以8月5日告诉了大家。想在《起风了》告一段落之后再发表,这就到了9月初。

 

牛游戏网

 

牛游戏网

 

牛游戏网

 


Q:吉卜力美术馆是观光胜地。引退后如果有时间会计划和海外粉丝交流吗?

宫崎骏:这涉及到吉卜力美术馆的展览。说不定我可能会变成志愿者提供自己的展览品,请一定来美术馆看看,谢谢大家。

Q:有什么引退的美学吗?

铃木敏夫:虽说有预感《起风了》可能会成为最后的作品,还是觉得他的性格而言会一直继续创作下去。至死方休。另一方面,又是一个想做做看别的事情,就把自己的决定告诉大家的人。或许会宣称这将成为最后,想着到底会是哪一种。《起风了》完成,说出了引退的话,早有预感所以也就坦率接受了。

宫崎骏:疯狂地做电影到死可就没有引退一说了。变成电影吗?价值吗?结果都压力很大。

Q:有什么记忆深刻的作品吗?有意识地加入的讯息是?

宫崎骏:印象最深的是《哈尔的移动城堡》。那是游戏的世界。当做电视剧一样地搏斗。一开始想错了,但毕竟是自己订立的方案所以没办法了。我赋予作品中世界的东西,受到很多儿童文学作品的影响,始终必须以向孩子们传达“生存在这个世界是值得的”这样的讯息,这一点至今未变。

Q:还有短篇动画和美术馆,会参与其中吗?还有吉卜力的未来?

宫崎:我是自由的,做与不做都是自由,从以前就是去做想做的,但并不是动画。

铃木:我在《辉夜姬物语》之后,在考虑明年的企划。我在考虑65岁的我能多大程度参与这些问题,不过今后吉卜力的问题,是现在在吉卜力的人们的问题,我认为这取决于他们。

宫崎:重担总算卸下了,也希望有人能传达给铃木先生“这种事让我来做”的想法。如果我们三四十岁能做到的话,我们什么都愿意做。我认为他们也有,铃木先生不会给人闭门羹,我想着跟这取决于个人的热情和希望。

 

牛游戏网

 

牛游戏网

 

牛游戏网

 

Q:今后具体想做些什么?采取不同形式向国外发表信息吗?

宫崎:有想做的事,但如果做不了就丢脸了,所以不想说出来。我不想做文化人,只是个小镇工厂的老爷爷,不会考虑发表信息之类的,我不是文化人。

Q:我看过导演对地震灾害以及核爆的发言,这对您最新作的影响是什么?

宫崎:并没有给《起风了》带来影响,我好想在哪里说过,只是想做被时代追赶、超越的电影。

Q:商业的成功和艺术的评价两方能兼顾吧?

铃木:说起来像在辩解,不过我们尽量不去考虑这件事,如果真考虑了,那就连眼前的工作都没法做了。从《风之谷》开始已经走过了30年,没有回头去看过去的作品,我想这样我才能一直从事这个职业,而且也不会考虑作品会带来何种影响。

宫崎:我也根本没有考虑,觉得到达盈利分歧点就觉得很好了。

Q:作为导演的艰难和好的事情。

宫崎:辛苦的当然就是日程安排吧,从来没有制作过在结束前能清楚结果的作品,每次从来都是制作无法预料今后的内容实在很辛苦。到最后才让人看透的作品我认为不做也好,设立企划,做剧本,我们画的分割图都要赶上月刊杂志了,也不知道工作人员能坚持到哪一步,只是去做,非常辛苦。用两年时间来考虑这些事对我自己是有意义的,看着画面做做修改,可以加深理解,但它并不有助于生产率,很辛苦。虽然每天都是做这种没精打采的事,但这就是我的工作。作为导演没什么好事,不过能成为动画制作者很好,可以因为好的画面幸福两三天。导演还要等待最后的判决,这对胃不好,我希望能做动画人到最后,我想这是适合我的职业。

 

牛游戏网

 

牛游戏网

 

牛游戏网

 

Q:您看起来很瘦,健康状态怎么样?

宫崎:我现在体重是63.2公斤,其实50年前是57公斤,超过60公斤是从结婚开始的,有段时间还超过了70公斤,那时候觉得自己像猪一样,很辛苦。要做电影也要调整身体,所以我不出去吃饭,只是吃早饭,中午吃便当,晚上只吃菜,也不觉得怎样。所以我想这要多谢我夫人,我想最后变成57公斤死去就好了。健康方面有很多问题,不过已经有人很为我担心了,也会约束我,按照一定的方法去治理,总会好起来吧。做一部电影就会身心疲惫。

Q:关于宪法发表言论的理由是什么?

宫崎:只是接受《热风》(吉卜力的杂志)采访时坦率地说了自己的想法。也不想特别订正此事,要是有人说是否要持续发表,因为不是文化人也只想控制在这个范围内。铃木制作人因为谈论宪法一事已经受到威胁,说不定坐电车会发生危险,也不能装作不知道,高田导演也谈过此事,

Q:夫人怎么说呢?

宫崎:已经跟内人说了退休的事,说不用再做便当,她哼了一声,常年来每天都做便当的人说不需要了,应该说拜托吧。把我改造成一个不在外吃饭的人,去拉面店会都感到吃惊吧。

Q:《起风了》制作时间用了五年,除了年龄以外有创作上的试行错误吗?

宫崎:以前也有间隔一年制作作品的时候,《风之谷》、《龙猫》 、《天空之城》和《魔女宅急便》等都是那时的创意,之后再做什么就很花时间去思考。最初的《鲁邦三世:卡里奥斯特罗城》用了四个半月来做,但是《起风了》坐在桌前七小时就是界限了,协商对我来说不是工作,对着桌子画画才是工作,这个花费了很多的时间。结果就是放下铅笔就一下子回来了,放弃了回到原点,我已经到了极限,再这样下去根本不行。虽然花了五年时间,决定方针和工作人员也用了这五年时间。这以后如何生存,就像现在日本的问题,就像之前来访的青年说的,《起风了》是最后一部电影,今后有什么在等着我害怕去想。我想就是这部电影被当做今天的电影接受这件事吧。

 

牛游戏网

 

牛游戏网

 

最后一句话:

宫崎:我没想到有这么多人来参加,这么长时间承蒙大家关照,我想这样的事情不会再有了。

 

Anquan2021

未分类

No description. Please update your profile.

LEAVE COMMENT